[ST翻译/K&S]Brain Matter 脑间小剧场 第八章 After the influence By Lanaea

标题:Brain Matter 8.After the influnce

作者:Lanaea

配对:J.Kirk&Spock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5142749/8/Brain_Matter

分类:普通/幽默向

授权:
Just so everyone knows, if anyone wants to: translate this fic into another language, archive it on some other site, quote me, steal ideas from it, or do any of the other things I've been asked, feel free. Just be sure and credit me as the author.

译者:暗

译者注:
前篇是醉巧克力闹事的萌大副。后篇是温柔照顾大副的舰长~!闪光点满分~~~
感谢帮忙纠正我的青子~还有帮忙解惑的小撒~
=== === ===

Spock醒来时感觉十分地不适。相当一部分不适之感集中在他的头部,引起了一股足以让他晕眩的疼痛,并因此导致了注意力集中的困难。而且他还发觉一阵相当不舒服的味道弥漫在口中不散,尔后他就辨认出那是胆汁的味道。他是否生病了?他小心翼翼地尝试评估自己身体的其他状况,但贯穿头盖骨的痛楚让集中注意力变得无比困难。他试着去回忆到底是什么活动造成现今的身体状态……

但是他不能。他最后记得的就是自己看着Jim带McCoy医生离开食堂。难道他后来就不醒人事了?他克制不住地打寒颤,一会儿之后又平静了下来——这并不是因为他又重新掌控回了自己的注意力。不,他的注意力现在还是遭受着短期内看来仍无法抑制的头痛的折磨。不过,他现在大概是,知道自己是在哪了。他身下是一张床,怀里抱着一具身体——是熟悉的,还有点热,这意味着自己很可能已经抱着这个人很长一段时间了。一缕思绪透过彼此的碰触疲困,迟缓地传来,金黄灿烂,柔和,让他安心。是T'hy'la。

Spock本能地伸出手想维持住那联系。这实在不是个好主意,因为大脑里轰鸣更加剧烈了,让他再也忍不住发出声音显露出自己确实无疑的状况。

他心里的感想主要是:‘呃噢,是Jim。’

怀里的人转身动了动,Spock松开拥抱,强烈地想要控制住头部刀割似尖锐的疼痛。一双冰凉的手摸上了他的脸,大拇指温柔地抚过眉弯,开始轻柔而缓慢地替他按摩太阳穴。

“感觉糟糕透顶,嗯?”对方的声音轻轻地响起,Spock没有睁开眼睛,或者说这算是承认了吧。“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应该不知道有啥好的解巧克力方子吧?”

解巧克力方子?Spock重新再评估现下的事况。轻微的中毒现象伴随着副作用产生的强烈的生理不适感。他能清楚地回想起前一晚Jim向他提供了一种他并不熟悉的饮品——现在他开始细想那饮品了。他记得人类时常将巧克力加入到节庆用的食品中。而且他也并没有向Jim提及过这种物质对Vulcan人来说可以致醉。当初他不告诉Jim这件事就是要防备他会拿此事搞什么恶作剧。是Jim自己查到他易受巧克力影响的体质的,还是这仅仅是一场意外?

Spock用喑哑刺耳的声音问:“我醉倒了?”

怜爱夹杂着些许内疚与不安的情感透过他与Jim之间的联系传入心中。

“你该告诉我巧克力那事儿的,”Jim语带防备,“我要知道就不会留下你一个和那杯东西一起了。我们可以静静地就在我房里喝。”

Spock觉得头晕脑胀,不习惯自己的记忆出现空白。综合自身无力的集中力和胃部愈发不快的感觉来看,他发现自己真的极度难受。而且这正透过两人之间的联系传出。没有一定的集中力他就无法维持住精神壁垒,这就好像是要一个睡到四肢僵硬得像被碾过的家伙做瑜伽一样。如果Jim不是以那种方式来抚摸他的太阳穴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但是事实就是这样,Spock不禁在想自己发散出的感觉到底是辛苦,头晕,恶心,不适,痛楚中的那一种。


“那好,”Jim的语调还是一反平日的轻柔,Spock估计任何高于这个音量的声音都会激起他的头痛。他对此确信无疑,而且那舒缓的语气听起来是刻意的。尔后,冰凉的唇瓣贴上他的眼眉。“我去医疗舱看看Chapel或者别的谁知道能为宿醉的Vulcan人做点什么。乖乖在这等我。”

碰触收回,然后他听见走动的沙沙声和穿衣的嗦嗦声。Spock睁开眼睛看向黑暗的房间,观察到Jim模糊的身影在昏暗中走动。有一阵子他在想为什么Jim不去开灯,然后他想到了——噢,对。光线会加剧头痛。Jim真是体贴入微。跟他老是宣称的相反,他总是体贴的。

那身影伸直腰,发出一声微叹,然后是一阵细碎的响声,一小块光照了进来——Jim离开了舱房。Spock不打算在这种情况下走动——眼下他并没有兴趣测试自己对肌肉的控制力。然而,随着时间流逝,他开始感到一些迫切的生理需求。很明显他前一天晚上消耗了有相当份量的液体。另外,一股不断上涨的恶心感不停地在体内翻滚。而且他估计胃里的内容物会脱出容器的可能性很高。于是,他挪到床边,站了起来。

毫无方向感可言。Spock觉得就像船上的重力系统故障了一样,引发了一种摇晃不定的不适感。他的恶心感又增强了。Spock伸手攀扶在就近的墙上等待着最糟糕的感觉过去。等那感觉一退,他就走到了盥洗室,蹒跚着越过地上随意乱丢的衣服。

开灯这个行动如同料想的一样对自己的头痛没有好处。刺痛袭来,迫使他闭上双眼倚靠在门上,直到他终于又能忍住为止。如果不是头在痛的话,一切就好办多了。那样他就能重组自己对此的适应力,强迫自己无视疼痛。但那疼痛侵蚀着他的集中力和忍耐力。他现在对痛楚特别敏感。

有时他真的忍不住惊讶于Jim处理自己身体创伤的能力,尤其是他并不具备Vulcan人的心理。对他来说,痛就是那么痛。无法逃避,不容忽视。

这种姿态下还默默地在想这个问题显得既不合时宜又毫无效用。于是Spock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到睁开眼睛上来。他小心翼翼地眯开眼睛,看向光亮的盥洗室。他带着微妙的恶心感趁机刷干净嘴里胆汁的味道,满足了自己的需要。

这些动作实在是让人不好受,于是他刷完牙之后立马又吐了。他真不习惯这种身体反应。他又第二次清洗了口腔,然后不管怎样,离开了盥洗室。从各种方面来说,黑暗都是舒缓疼痛的绝佳上品,然后Spock回到床边,一边压制着头晕一边躺回床上。估算出现在是几点是件难事,因为他的记忆缺了一段。真讨厌。这就是醉的表现?看来完全是没有益处的经历。

过了一小会儿,他听见了门滑开的声音,一瞬倾泻而出的光亮也预示着Jim的回归。Spock抬手挡住穿透眼睑的光线护住头部。也没抬手多久,脚步声就临近了。床垫轻轻地倾斜到一侧,冰冷的手指温柔地抚上他的脸。自责,悔恨,歉意。他握住Jim的手,然后一股熟悉,安心的情意涌过彼此之间的思想联系。尽管手中的触感冰凉,但却温暖无比。推翻了所有逻辑理智,温暖入心。

“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Jim说,手纯人类式安慰地握紧了一下。“我想你今天不用值班了。总之,这都是我的错。”他又说。

“你是故意的吗?”Spock问,无需语言就从被抓紧的手知晓了答案。

“当然不是!拜托,你以为我会这么干吗?”他的音量突破了一直努力维持的低稳。Spock反射性地蜷起身躯,因为头痛又加剧了。

“也许不是,”他承认道,痛楚看起来没什么起色。Jim再次握紧他的手。

“一次。”他说。

Spock现在的知觉还晕乎得不足以借此理解人类复杂的行为。“一次?”他简简单单地问。

Jim叹了口气。“利用你情绪不安定的情况这种事,我只干过一次,而且那一次我差点被你掐死。”

Spock冒险睁开眼睛。他仔细地打量Jim,思考他的解释。对,这是真的,他保持缄默不告诉Jim巧克力对自己身体的自然效果,这的确是不恰当的行为。这并不代表他不信任Jim。或者说他有时是高估了自己对恶作剧的接受能力。他当然知道Jim喜欢惹他作出不理智的反应,而作为人类来说他是没有恶意的。有时真的很难有标准界定什么是开玩笑什么不是。喝醉是很丢脸,但基本无害。

“若你不是故意的,那就不是你的错了。”他说道,“责任在我,是我没有向你提供关于我身体生理机能的信息。”

对方一时顿止,然后一声叹息。

“见鬼,Spock,你非得要那么唠叨是不?”Jim轻声问,然后Spock感觉有什么落了下来。衣服轻轻擦过,唇瓣印上了太阳穴。“我得赶去舰桥了。我……可恶,我真混账!”

Spock一本正经地望着Jim,却无法抑制像泡泡一样充盈在心里的困惑和兴味。他们关系的进步无疑是令人满意的,但最近却时不时随着这样的结束语打断。他想那流畅的家庭式行为跟Jim的自我形象不怎么相符。"毫无疑问作为一个蠢蛋你是不够格的。"虽然他也很清楚这前言不搭后语,他还是这样说道。毕竟他的一小部分仍是个地道的地球人。Jim笑了,看来不管怎样他的回答还是达到了预期效果。他的笑声短暂而且平静,但如果笑得太大声他就得头痛了,所以这样就最好。

“试着把头痛睡过去吧。”Jim最后建议,手指一边顺着他的眉毛划下一道舒服的轨迹,然后撤手。

Spock独自留在寂静之中,决定采纳他的建议。

好几个小时之后,他感到自己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也已经恢复到可以进行正常行动的程度。口渴这个紧迫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衣冠不整头发凌乱也是个急需解决的事项,于是他走到衣柜取出了一套制服,工工整整地摆在床上,随后去冲了个澡,换了衣服,整理一番思绪后得出饥饿是下一个解决事项的结论。然后他觉得已经没有必要缺勤下去了。现在只不过是前额还留有一丝不适的压迫感,而他确定这并不会影响工作。

起初他没有去留意往食堂一路上遇到的船员们。但是几分钟过后,他开始发觉他们行为的共通之处——他们会先小心翼翼地打量他,然后马上转开视线。而且如果他们是结伴同行的话,还会噤声互相对望静静地发笑。

从Spock对人类的认知来看,他推测自己成了某传闻的主角,而且说开一点,还被人调笑了。

他准确无误地察觉出自己不由得担忧了起来。

Jim只是说他醉了。醉可以卸下人的自我控制力,并且引发无法预料的行为。他是在公共场合喝下液态巧克力的,而且他举止失态的可能性很高。这样的影响不好。作为舰上的大副,船员们应该尊敬他,并尊崇他作为领导者的能力。他的行为可能会为他与同僚的关系,甚至是在星际舰队的事业带来不利的影响。

真正迈入食堂之后,他的猜测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好些意味深长的视线集中到他这边来。而远处的桌子上突然有了什么动静。Chekov少尉飞快地把什么东西撤下桌面然后把手重新放好。

Spock心里得出了些结论,大步迈向年轻的谋士和他一起用餐的伙伴。两个人面临他的接近都一动不动。Mr.Sulu异常勇敢地大气也不出一口假装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就好像他猜到Spock的目光是有目标似的。而Mr.Chekov则躲着他的目光,努力扮着无辜。

“少尉,”他说,出于尊重顿了一顿,有点冷漠像威胁。Spock无意识地挑了挑眉,“我能查看一下你方才收起来的东西吗?”

Mr.Chekov抬头看向他,吞了吞口水,并在一段极短的思想斗争之后“啪”地把什么东西拍到桌面上,然后语气焦急地大呼一声“Sulu快逃!”,就立马闪身遁出食堂。

Spock抬眼一直看着Chekov出其不意地离开。而且Chekov这一走,明显是没有打算要回来。于是他就转而望向Mr.Sulu。起码Mr.Sulu看上去还有够理智地继续坐在那。他看来正在天人交战到底留下来明智不明智,尤其是当Spock把注意力转移到桌上那张印刷精良的照片上时。

过了一会儿,Spock伸出手,拿起图片仔细观察。图中显示的是C层甲板的走廊。Jim和他两个,不知为何,都坐在地板上靠在舱门边的墙上。Spock从拍摄角度推测图像来自保安系统。Jim头部后靠,一只手环抱着他的大副,一副安抚的姿势拍拍依偎在怀里的Spock。舰长一脸严肃地瞪着画面以外的什么,他的动作很坚定,有点……充满保护欲。而Spock的表情奇异地纯真,他的手绞着Jim的衣服,看上去一脸依恋。

他看向Mr.Sulu,而Mr.Sulu正明显焦虑地在望他。然后,没有多言,他把照片收进了制服的里衣袋,接着继续去补他的中午饭。他找了个空位置坐好,然后Nyota进来了,边担心地望着他边优雅得体地滑进对面的空位,加入了午餐。

“你好些了吗?”她问道。

Spock肯定地点头。“我的过失现在只带来一丝微弱的影响。”他回答道。

Nyota望了他好一阵,摇摇头。“你还记得昨晚的事吗?”她问道。

“我不记得。”他说,压住这个念头带来的烦躁。烦恼起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不管记忆的缺口有多令人不安,烦心也没法改变现状。Nyota的关心也不能帮上忙。

她微微地在座上动了动,用餐具戳着盘里的食物玩了一阵,然后才下定决心回应。“这事本可以更糟的。”

他缓缓地扫视她,清楚明白这事实。“的确,”他说,“至少我证实了醉倒期间自己大概是保住了衣服。”他清楚地记得Jim以前喝醉是怎样的,喝到一定程度他就会令人费解地变得极其讨厌穿衬衣。如果他到C层甲板的时候还是衣服齐全的话,那很可能他到舰长房间时没有闹出差不多的大笑话。

Nyota轻咳一声转开视线不盯着他。“对——,那倒是真的,你没有裸奔。”她认同道,“虽然,你是有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大声地向舰长求欢。”

Spock顿住,思考起来。醉使人无法自控,还能降低正常合理的判断力。既然他会倾向于向Jim寻求更亲密,更深入的陪伴——他难得不愿这么想——那么看来他很可能有出声要求过。这想法符合逻辑,即使不合礼仪规范。

“剩下的我也没看到,”Nyota继续说,“但从我听到的来看,那部分最糟糕。嗯,说你……在去他舱房的一路上多多少少表现得真的很迷恋。还有些照片到处流传……”她的声音转弱。

他点点头。“我已经见到其中一个样品了。”

这同样,也不是什么很惊吓的事。并没有道理期待判断力大减,又已经不顾失态的他能抗拒冲动。

不过,这图片仍然引发了些问题。现在它十有八九都已经传遍整个机组了。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不管怎样,他也不能容许一时的失态变成长期的娱乐新闻,要不然这就会影响到他身为中校的地位。纪律必须严格贯彻。未经授权私自发布保安系统的图像是违反规章制度的——他得和Giotto少校好好谈谈。

剩下的午餐时间是在被大部分人类称作“食不下咽的沉寂”中度过的。Nyota好几次想徒劳地改变话题,但是Spock发现自己心烦意乱的很,于是没怎么答话。他的汤一喝完,就站了起来,告了辞,便起程回去执勤。

不过,在走到他舱房门前的时候,他顿住停了下来。在安排好的午餐时间结束前还尚有余裕,所以抓紧时间走进去,把那张光滑的照片从口袋里拿出来并不碍事。Vulcan人通常允许甚至是鼓励自己携带能使自己更冷静,情绪更稳定的物品在身上。老实说他不认为这照片有此效果。

尽管如此,他拉开了密封柜下面的一个抽屉,取出了里面放置的小黑盒,其中有几张他母亲和母星的照片。这里面收藏的都是些不符合逻辑的东西,因为它们都是无法提升情绪稳定度的物品。他小心地打开盒盖并把那一张照片放进了盒内,船廊的银白在Vulcan星的沙漠之红中显得格外突出。然后,他再次关上了盒子,把它放回抽屉中固定的位置,踏出房间不再想它。

与此同时,Jim也刚好走出了自己的舱房,看上去心情不大好,但是他马上就看见了Spock,表情明亮了起来。

总是那么耀眼。

“看来气色好了不少嘛,嗯?”他边说边大步走过去,一路无视一名路过船员明了的目光。Spock歪了歪头。

“我的身体状况已经好了许多了。要是你不反对的话,我正打算回舰桥报到,继续值班。可以吗?”

Jim一脸考量,在他眼底探寻着些什么,然后耸耸肩。“如果你觉得没问题了。”他同意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回去。反正我也只是想来看看你搞得怎样了。”

“若谣言可信的话,很明显你和我已经‘搞’过了。”他打趣道,注意到Jim突然一个踉跄,脸上闪过一抹红和兴味。不过这仅仅是一瞬,然后Jim就回过神来,走在他旁边冲他眨眨眼。

“说实话,我们可还没干到那地步啊。”他澄清道。

Spock挑眉。“确实?”他说道。从各方面考虑,真是令人惊讶。

Jim点头。

在对他的船长这样一个及时行乐的人作出上床的提议后,居然没有确实地进行到底,实在是非常失礼。

“如此一来,一旦执勤结束,我们就应该补上这样的缺漏。”他沉思道。

Jim咧嘴笑咪咪地看他。“好吧,我猜你现在真的名不虚传喽。”他答应道,那开玩笑时撇到一边的唇以及暖色调的地球人肤色犹如灯火之于飞蛾一样吸引Spock。

“我会尽全力做到公平公正的。”他坚定地说。

他的结论被一声轻轻的‘嘭’打断,有个一直在旁边偷听他们讲话,偶然路过的科学官一头撞上了附近的舱壁。



本章FIN。

哈啊终于搞定这章了TTVTT~这章因为是主大副视角,翻起来格外地费心。大副很有爱,但是大副说话是很Logical的啊啊~~

这篇舰长好体贴TVT估计是自己醉多了所以非常了解宿醉之苦吧……瞧贱长你了解的……

错漏有。理解Bug有。发现的同志们欢迎指出!……另非常欢迎回帖[小声

总之赶在CP生日那天搞定了~可喜可贺~~~

p.s:这是多么预示NC的结尾阿……[叹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求欢”一词用得妙!拇指~
轻声细语怕大副头痛的贱长好温柔~
见到大副落荒而逃的Chekov太可爱啦XXXD
大副视角确实比较难翻哦……

嘿嘿嘿~~被小撒夸奖俺很高兴XDD~觉得自己至少有点进步拉~
门牌

暗

Author:暗
嗜好:
腐。美剧。美人。暧昧。弟兄。
黑大衣。军用绿色风衣。音乐。
非正常友情。不CJ的事物。
西瓜头尖耳朵星人。星舰。
狗狗眼。松鼠。
萌物:
《跳跃大搜查线》
《火影忍者》
《阴阳师》
《逆转裁判》
《明星志愿3》
《哈利·波特》系列
《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银魂》
《RO》
《Kindom Heart[王国之心]》
《Devil May Cry[鬼泣]》
《Heroes[英雄]》
《SuperNatural[邪恶力量]》
《EUREKA[异镇]》
《Star Trek[星际迷航]》
CP:
Kirk/Spock不可逆
Sam/Dean
Dante/Vergil or Vergil/Dante[DV主]
Nathan/Peter
Draco/Harry
室青。佐鸣。骸纲。土银。
御成。博晴。

地图
更新服务台
红白纸条
自由区域

应援格
◆RO仙境傳說同人漫畫志[T.M.D]◆ ST 11.5【腦補未刪節】
【SUNDAY TRIP】
「踊る大捜査線THE MOVIE3」2010年7月3日公開!
同盟同萌
后花园
管家服务机
RSS链接
来访人数
档案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