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T][K&S]Brain Matter 第六章 Under the influence

标题:Brain Matter 6.Under the influnce

作者:Lanaea

配对:J.Kirk&Spock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5142749/6/Brain_Matter

分类:普通/幽默向

授权:通过小撒要来的XDD感谢感谢!
eccentric sunshine
Jul 01st, 3:46am A friend of mine wants to translate Under the Influence in Brain Matter into Chinese. That okay?
Lanaea
Jul 01st, 8:52am Absolutely! ^.^


大概:大副醉巧克力了!

译者:暗

译者注:

Brain Matter基本上都可以独立来看的哦!

尽力还原这篇文的萌感……可惜俺还是不够格啊啊……有可能出现理解Bug和翻译Bug……!看出来的同志们请狠狠地指出来!!!

还有感谢小撒给我抓住问问题TVT大感谢!

虽然很迟……但是这篇文是想翻给阿藥作礼物的。2字开头快乐…………!<殴

声明:可能这又跟别人撞文鸟……俺撞文运可强了这是变相在赞俺看文眼光高吗XD
俺不是抢饭碗的是来发散爱的哟哟哟……!<你够了

=== === ===

“这里没人会把放进饮料里的,Spock。”Jim一边递给他的大副一杯热可可一边向他保证。尽管船上的室温从来没怎么变过,但在地球上,现在正值隆冬,因此Enterprise号上突然涌现出了各种各样富有季节特色的节日来。因为只有圣诞是Jim自己有真正庆祝过的,于是他就只给他好奇的大副灌输了一大堆关于圣诞节的各种‘奇闻逸事’。Spock开始意识到不可能有那么多人类传统是规定要用性来结束的,无论如何,于是他就去问了其他机员关于这个的看法。

但是他显然是相信Jim是不会故意强迫他打破自己的饮食原则的。

“我都没有加牛奶进去了。”Jim又加了句很有说服力的话。“来嘛。”他从自己的马克杯里喝了一口,全身心地放松进了食堂里因为大家比平日更轻松的活动而形成的欢乐氛围中。小小的庆祝是情有可原的。

Spock犹犹豫豫地小小抿了一口,Jim望着他的脸观察他有什么反应。他不知道他的大副会觉得这饮料怎么样。食物就难说,但是当他不吃那清淡无味的Vulcan菜的时候,他看起来是喜欢那种酸酸的、有点苦又甜甜的东西,所以他猜反响应该会很不错。

的确。Spock在尝完第一口之后,又长长地喝下了第二口。他的手指环上了温热的马克杯,向他的舰长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我发现这……很令人愉快。”他说。Jim欣喜地微笑,为自己居然为了一点小事高兴成个小主妇似的觉得不好意思。要是21岁的自己现在看见他的话,大概会惊吓到死吧。他居然因为给杯巧克力就让人看起来‘心满意足’而高兴得头晕目眩。这事儿甜死人了真应该立法禁止。

,他跟自己说,快他妈的融成一颗棉花糖了。

嗯,现在是圣诞节,多多少少是。四周一派温暖和睦,尽管以前他通常对这种节味浓厚气氛有免疫力,但他肯定只要他不去穿件丑怪的驯鹿图案或者格子花纹的毛衣,他就还是个十分不合作的大坏蛋了。

Bones前些时候没能抵抗得了那特殊的病毒。他同样也没能抵抗得了饮酒作乐的狂欢,因为很明显当你有个小孩的时候圣诞节还不能在家实在是件伤心欲绝的事儿,所以他现在喝得满头大汗对着桌面嘀咕着些听起来大概是医学方面的东西。

“等我一下子。”Jim跟Spock说,放下了他的马克杯然后起身。“我得在Bones吐在别人身上之前带他回房。”

“明智的举措。”Spock回答,然后又就着马克杯长长地喝了一口。Jim留下他往好好医生那边去了,然后伸手戳戳他的头。

“可恶。”Bones心不在焉地抱怨,大力拍掉他的手。“我是个医生,不是个……是个……嗯嗯……帮我一下?”

Jim想了想。“是个针垫?”他提议。

Bones哼哼。“你在填词这方面真糟糕,Jim。我再也不会叫帮忙了。我是‘针垫’你个屁……”

好吧,那让他脑子里浮现出了一大堆一点也不受欢迎还很变态的联想。

“抱歉,”Jim回答,“我是喜欢你啦Bones,但你真的不是我那杯茶。再说,我想Spock会生气的。”他解释道,然后倾过身子拉起医生的手臂,搭到自己肩上扶他离开椅子。

Bones一脸迷迷糊糊。“你是在说性吗?”他用指责的口吻问道。然后在Jim开始费力地拖他穿过食堂的时候眨眼。“等等,我他妈的刚刚是在问啥啊?”

“对我们来说都是个谜。”Jim安慰道。

他的老友大声地在他耳边用打嗝回应。

花了大概十分钟带Bones回他的舱房,然后Jim就丢下他一个自个儿嘀嘀咕咕睡觉去了。实在没有什么好再帮他的了。痛苦之夜爱有人相陪,但医生在看这样那样的东西都不顺眼时更喜欢一个人呆着。

当他回到食堂的时候,Spock已经喝完了他自己那杯可可,正在喝Jim的那杯。

Jim一脸被逗乐的表情。“小偷。”他开玩笑地指责,说实话他很高兴他的大副自作主张地偷喝他那杯饮料。除了这对他来说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人类化举动之外,他还真说不出这是为什么,然后他用心记住Spock喜欢巧克力这件事。

显然,是非常喜欢。他喝完Jim杯里最后的一点,然后转过头来看他,皮肤比平时要微绿一点,而且他的眼睛闪闪发亮。“锵”的一声,他把空杯子轻轻地放低在桌上,然后,吓到Jim的是,他竟然轻轻地咂了咂嘴,不太稳当地颤了颤。

“我刀……倒……道歉,Jim。”他说话有点含含糊糊的,“我没有想到你会反……反对。”

过了好一阵子,Jim低头凝视那两只马克杯,然后抬头望着Spock的脸。

“……没门,”他说,“我一滴酒都没有往这两只杯子里加。你不可能会醉!”

Spock的眉毛斜得有点好笑,他的头以不寻常的角度歪向一边,有点摇摇晃晃。“实际上我并没有醉。那会是……最不符合逻辑的……食堂里根本就没有和罪的人。”

好,现在Jim怒了。他安抚性地拍拍Spock的肩膀然后站起身,环视大厅一周。“谁见鬼了往中校的饮料里加了烈酒?”他发火地责问。屋子里人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动转过来看他们俩。

好一阵停顿。

然后Uhura打破沉默开口了。“哦不……”她说,随着她单手捂嘴,了然跃上了她的脸蛋,看起来她在忍笑。“你给他喝巧克力了,对不对?”

Jim真庆幸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向她放射出‘彻底没搞清’视线的家伙。她一边不受控制地抽着嘴角一边轻快地转过来凝视Spock,开始详尽一点解说。“Vulcan人喝巧克力会醉。”她解释说,“但是他应该知道的——你告诉他那是什么了吗?”

Jim脑子里重播了一边他们的对话。‘Jim,那是什么?’‘这是传统的节庆饮料。’‘我并不熟知这饮品,你确定这合适吗?’‘这里没人会把放进饮料里的,Spock。’

“……准确的来说没有。”他内疚地承认。

Spock抬手凑近还搭在他肩上的那只手,温柔地拍了拍。“别让你自己困扰了。”他建议道,要是他不是那么摇来晃去这听起来就正常得完美了。“我好像有点……有点点……醉了。这真是吸引人(fascinating)!我以前从来没有试过进入沉—醉—状—态!”

然后他看向Jim,灿烂地露齿一笑。

Jim整个胃都熔到地板上去了。

“哦哦哦——”Spock上下打量Jim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要肥……肥……回你的舱房去?”

停顿。

他的大副决定再详细一点往下说明。“去进行性关—系交……交通……交往?”

食堂里完全死寂了一阵。

Chekov在Sulu——看上去自己也快要忍不住要爆笑了——用手捂住他的嘴之前“扑哧”地笑了出来。

不等Jim从震惊中恢复过来,Spock又说,“我是不会有异议的。”

如果转换成人类行为,Spock此举就等于是在众人面前大声宣布“我现在要跟船长去滚床单了,谢谢不客气。”

好吧,他从来不是会拒绝合情合理要求的那个。而且这估计是个比留在食堂让Spock继续让自己出糗要好得多的主意。整理好心绪,Jim清了清嗓子,然后对着他的大副绽放了一个瓦数最强,最性感无敌的笑容。"当然,Spock,我们走。"他赞同道,打算过去像帮Bones那样让他站起来。

当Spock站起来——不太稳当,但仍是没有问题——然后抓住Jim衬衫前襟的时候,他只不过才来得及稍微动了一下。然后Spock拖着Jim在身后继续步向出口。

“呃,拜拜!”Jim勉力在被拖出食堂转进去涡轮电梯的走廊之前冲沉寂着行注目礼的众人挥手说。

Spock,看上去,就像在执行着一个任务。一个摇晃不停,十分不稳,但是异常坚定的任务。

电梯门在他们身后关上之后,大副就马上设定去C层甲板,然后弯下身子,重重地搂紧Jim,把头埋进他的颈窝里。

Jim有点担心地把手放上他的背,“你还好吧?”他问。

“我看来正在跳……跳正……调整自身平衡这方面遭—到—了困难。”

“头晕?”Jim点出来。

"嗯唔唔——"他肯定地向他低声咕哝,几乎像是小猫咪咕噜噜叫似的,因为Spock扭过一点头开始蹭Jim的脖子。接着他的大副衷心地发出一声叹息,那呼吸温热地喷上他的皮肤,然后他把手伸向他的另一只手,十指交握,那份热度深深地熔化了他。

很明显,他酒品很好。

“Jim。”

他缓缓地深呼吸一口,因为就算这会很赞,他真的不太想试着让完全已经失去知觉的Spock再穿回衣服,要是他们在涡轮电梯里就开始脱的话。“嗯?”他问。

Spock的拇指懒洋洋地开始在他的手背上画圈圈。“我叫你的名字并没有明确的母……幕……目的,Jim。”

“……好吧……”

“Jim,Jim,Jim。这是个单……单音节的词。Jim。"

“我猜是吧,Spock。”他一边用手顺顺大副的背回答,在想Vulcan人醉巧克力的时候会不会吐。他真希望不要。他已经被Sam,Bones,喝得醉醺醺的Scotty,刚从模拟飞行装置里出来的Uhura还有吓得惨绝人寰的Chekov吐过满身了。这种事情他不想搞得更多了。Sulu和Spock是朋友里唯二还没有吐到他身上的。

“我不会吐出来的。”

Spock看不到Jim怀疑的表情。“你在读我的思想吗?”他问,声音里带着一丝愤慨。毕竟他不应该没得到他的允许就这样做的。

“我喜欢你的内心。”Spock告诉他,然后他发现那温暖柔和,格外坦率的语气真的很难让自己生气下去。“它很炽热。出……出乎意料的温暖,考虑到你身体的……文……稳……稳度……不对,乌—恩—温—得—务—度。”

听他逼自己小心翼翼地把那些长长的词组发对音而不是用更简单的词来代替真是可爱死了。

“我知道,”Jim只得摇摇头,“冰火两重天。可真够神的。”

Spock朝他发出一声笨拙的,低声咕哝似的笑声,令他一下子毫无防备。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过Spock笑。那让他全身无法动弹,一股激烈的情感爆发灼热了他心口。然后下一刻他紧紧地抱着他的大副,把脸埋在他身上——因为他就像Spock一样爱他——但是他也不会放过他听得到的每一阵笑声。

是滴,他是个棉花糖大笨瓜。

“你知不知道我发现……什么是……我喜欢人类的什么?”Spock问他。刚刚一问完,涡轮电梯的门就开了。一个满脸惊奇的少尉迎面就看见她的舰长和中校两个人在互相搂搂抱抱。Jim迅速尽可能地摆出目前最舰长的严肃貌,无声地领Spock拐进走廊。

至少这次不是被人拖着的了。

“不知道,”他说,“你喜欢人类的哪一方面,Spock?”

Spock决定在回答之前在他的太阳穴上种下一个吻。Jim估计有三个路过的船员看到了。“如果我作为Vulcan人失格了……在你身边表露出情感的话,你会把它看作是一件……浩……浩势……好事。跟在颠倒国里一样。”

他真不该觉得惊讶的。Spock总是引用别人的话——他喜欢用别人的话让他们措手不及——理智地来说,他知道自己和几个船员开玩笑地用过‘颠倒国’这个词几次。但是老实说,不爆笑出来他就要受不了了。于是他咧嘴,大笑出声然后突然间,下一刻他们就都靠到了走廊的一边上。Spock松开手,发出一声低低的,亲昵的,而且,再一次,像猫咪般满足的咕噜噜声。

“颠倒国。”Spock重复了一遍,然后用力吹气,双臂环绕住Jim的胸膛,把他们的手缠在一起,用舌头调戏他的耳朵。

绝对是好酒品。

“Spock,”Jim一缓过气来发现有个穿着科学蓝的小伙子一头撞上旁边的舱壁上,他就提醒Spock,“我们还没到我房间呢。”

“很显然。”Spock回答他,意料之外清醒的语气打了Jim个措手不及,让他又笑了出来。

“我是说,我想我们要再这么不恰当地公众展示下去我就要给咱们俩发警告信啦。”Jim耐心地说。

“你那都是胡说八道,Jim。”Spock跟他说。

Jim就快要笑到挂掉了。要再这么笑下去他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笑没了。

“你顶多就会在地……地下……底下训我们几句。”

好吧,他说中啦。

然后Spock转身,把他们俩的脸挤到一起加了一句。“我同时也很有一举……依据说明我很想跟舰长性……性,嗯……睡觉。人……人情偏向我们这边。”

哦,上帝,他真希望自己能让Spock再喝多次巧克力。往他头脑和行动之间加个阻隔器让他失去控制的样子赞到只干一次就太可惜了。

“他看起来是有点吸引你嘛。”

“十分非常。我发现自己的裁判……判断力也乡试马乏地看。”

“我想你的意思是‘像是没法抵抗’。”

“是吗?”

“要是你想那句话说得通的话。”

Jim试着拉他的大副往走廊深处走,但Spock看来有别的想法。他反过来握紧他的手,把他们俩都扯到墙脚的地板上,然后把头埋到Jim的头发里。“我头晕。”他解释说。

“那你就不要拽着我,”他用满含宠溺的口气愠怒地建议,“我会把我们弄回那儿的。”

“这地方像灌……管……管子一样拐来拐去的。”Spock回嘴,Jim能透过彼此肌肤相触的地方感受到一丁点他的恶心感和迷茫不知所措。他长呼出一口气,把头靠上背后的墙,还在努力试图让自己在路过的船员眼里显得更舰长一点。这不会正巧后勤维护部门换班吧,是不?

伸过手来,他把手搭着环住Spock的肩,哄他喝醉了的大副把头靠上他的胸膛直到他的小宇宙不再转来转去。他知道醉到七荤八素的滋味如何。尽管如此,这还是很难让他在他的中校依偎在他怀里,还嘟囔着在背元素周期表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威严的舰长。他是没有看见有摄相机,但是他敢用灵魂打赌那照片明天早上肯定会传得到处都是了。

“可恶,Spock,"他说,"我还从没听说过有人会把持不住巧克力的。”

“Ununhexium。<注:这是第116号元素>”

“见鬼了你是怎么把它吐出口的?”他轻声问,慢慢地用手抚顺Spock的背。他听到一声介乎于感激和焦虑之间的轻响,然后Spock往后退。Jim得到的唯一警报就是他脸上微微的惊慌之情,接着他发现自己制服上满是吐出来的巧克力。

Spock看上去怀着深深的歉意。

Jim叹了口气。“我猜这是说Sulu现在是我的最爱啦。”他开玩笑地说。马上他就肯定自己是说错话了,因为他的大副情绪显得更加沮丧低落了。他伸手凑过去。“不对,我开玩笑的,那是开玩笑。”他保证,然后小心翼翼地拉掉制服最上面那件衬衫——因为穿着呕吐物真的不怎么是他最喜欢的消遣——然后对Spock做了个Vulcan人‘kiss’的手势。

Spock试了好几次,但还是努力回应了。尽管他看上去还是很不好意思和自责。

“我盗箭。”他说。

“道歉?”

“对,Jim,你真的好聪明。”他的大副充满感情地告诉他。

Jim咧嘴大笑,然后站起来,伸手拉他站好。“我也知道。”他得意地说。Spock有点站不稳,于是在舰长重新开始护送他回房的时候就靠到Jim身上。Jim挺肯定等下不会去滚床单了。好枕边人不会又想吐又想做。

“你的推理技巧虾坏我了。”

“我那癫癫的逻辑吓到你啦?”

“对,性也很赞。”

Jim笑到肚子都疼了,同时尽力设法保持住两个人的平衡。当他们终于回到他的舱房之后,他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了,虽然如此,他还是去升高了房间的温度,并把衬衣胡乱塞进洗衣槽里。他小心翼翼地让Spock躺低在床上,然后把剩下的衣服都换掉,最后只穿着一条便裤。等他搞定了之后Spock正努力挣扎着要脱掉自己的靴子。

“去解释鞋类的设计如此凹凸复杂是不符合逻辑的。”Spock哀怨地自言自语,Jim只得摇摇头走过去帮他脱鞋。

“是非常不符合逻辑。”他赞同,“但是,你知道我对那些带复杂机关的衣服有什么感想的。”他说的时候眨眨眼。

“你享受挑战。”Spock回答,毫不拐弯抹角地大声嚷嚷,之后用一种在其他情况下绝对见不到的,笨手笨脚还很没效率的动作把自己裹进Jim的毯子里。

随着Jim走过去让Spock好好躺上床,一发不可收拾的居家生活持续着。一只手臂缠上他的腰把他一起拉到床垫上,然后他自己想,可恶,搞毛啊,9点?但是他真的啥也想不进脑了,尽管Spock的呼吸带着臭味,而且,老实说,还用一种超级光明正大,堂之皇然的姿势舒舒服服地蜷在床上。他移了移身子好让自己睡到Spock旁边去,那就至少不用去恶心吐过的Vulcan嘴巴——他是很爱Spock,但他不过是个普通人类——然后一双手慢慢抱上他的腰。他感觉到熟悉的心跳压在他的背下面一点的地方,耳旁传来了呼吸。他的大副把毯子全抢过去了,但是没关系,反正房间里对他来说也够暖的了。

“我还真是十足个大坏蛋。”在枕头方面他相当地坚持。

Spock——通常是个安安静静睡觉的人——开始在他脖子后面轻轻地打起了呼噜。

Jim被打败地长叹一声。



本章FIN。



== == == == ==

它还有后篇……有人要看吗人多我就翻了……?<揍死你!!!

萌度不够都是我的错OTL||||

相信我吧原文可赞了都去看原文吧啊啊~~

…………………………回帖渴求中。<你够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门牌

暗

Author:暗
嗜好:
腐。美剧。美人。暧昧。弟兄。
黑大衣。军用绿色风衣。音乐。
非正常友情。不CJ的事物。
西瓜头尖耳朵星人。星舰。
狗狗眼。松鼠。
萌物:
《跳跃大搜查线》
《火影忍者》
《阴阳师》
《逆转裁判》
《明星志愿3》
《哈利·波特》系列
《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银魂》
《RO》
《Kindom Heart[王国之心]》
《Devil May Cry[鬼泣]》
《Heroes[英雄]》
《SuperNatural[邪恶力量]》
《EUREKA[异镇]》
《Star Trek[星际迷航]》
CP:
Kirk/Spock不可逆
Sam/Dean
Dante/Vergil or Vergil/Dante[DV主]
Nathan/Peter
Draco/Harry
室青。佐鸣。骸纲。土银。
御成。博晴。

地图
更新服务台
红白纸条
自由区域

应援格
◆RO仙境傳說同人漫畫志[T.M.D]◆ ST 11.5【腦補未刪節】
【SUNDAY TRIP】
「踊る大捜査線THE MOVIE3」2010年7月3日公開!
同盟同萌
后花园
管家服务机
RSS链接
来访人数
档案室